绵阳志愿服务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志愿者风采 > 用坚守呵护雪域高原“梦想的翅膀”

用坚守呵护雪域高原“梦想的翅膀”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08-02 11:29:53

\

  20年来,在阿坝壤塘这个老少边穷的藏民族聚居地,传颂着一群“留守老师”的高原藏歌。他们积极响应国家号召、远离亲人故居,在高寒之地,用坚守诠释承诺与责任,用真情浇灌希望与未来,用爱心守护童真与笑颜,架起绵藏教育交流互通“和谐号”,传递着汉藏同胞深情。他们,就是游仙区援藏教师队伍。
    巍巍雪山高原,挡不住炽热援藏情
    “不停水停电,不叫壤塘县”,这在壤塘是常态。气压低,饭夹生,少有的几片青菜叶放在高压锅里和着面条煮,拌着生抽和香油,便是最丰盛的营养餐。每一个去过壤塘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,长期在那里生活,只有一个字“苦”!
    很多男人都不愿意去的援藏工作,女汉子宋静却千方百计找领导“走后门”、找组织写保证。由于条件太过艰苦,区教体局领导拒绝了她的援藏申请,一心想为藏区教育事业做点事的宋静,每天早请示、晚汇报,向局长、书记汇报思想:“藏区也有女干部,她们能干事,我也能。”一次次拒绝,一次次坚持,最终局领导拗不过她,在征求她家人同意后,同意了她援藏的请求。
    刚到壤塘的时候,援藏教师都不太适应。这里不仅气候干燥,早晚还有巨大的温差,出门要穿羽绒服、戴遮阳帽、涂防晒霜。刚到援藏队时,每个教师都会领到一件“生活必备品”——塑料大桶,这是用来盛水的,缺水了,只能从几百米外最低洼的水管接水,再提到楼上。洗澡,这种“奢侈”的活动只能一周一次,因为没准洗着洗着就会停水停电。每天去上课,爬到二楼,就心慌气短、胸闷乏力,讲课时声音稍微大点,就感到气虚无力、大脑眩晕,若是连堂,上完两堂整个人都会疲惫不堪,高原反应无处不在,如影随形。
    即使克服了种种困难,迎来的却是当地群众的质疑。“这些外地老师肯定又是来‘镀金’的,搞不到几天就走了。”因语言不通,大部分援藏教师都被安排上“豆芽课”。“美术是数学老师教的、音乐是语文老师教的”,玩笑话在这里却成了真。龚仙彦、贾昆初次支教时,就被学校安排教美术。“多年的执教管理经验无法施展,这样下去支教还有什么意义?”为了实实在在做点事,他们利用课余时间免费给孩子们补起了数学,一传十、十传百,“课后可以去新来的美术老师那里补数学”在家长中传开了。
    一个学期满了,家长们看到援藏老师像亲生孩子般对待藏区孩子,终于有人说:“嗨,游仙的这些老师靠得住啊!”但也有风言冷语的,“看嘛,过不了多久就又换人了,我们这地方留不住城里人!”
    担当在坚守中开花,“汉老师”变成“藏阿爸”
    感受到游仙教师的援藏热情,为最大限度引进优质教育资源、充分发挥援藏教师特长,2014年6月,壤塘县委、县教育局决定,在地处县城的城关小学开办一个“绵阳班”,从一年级开始,全由绵阳的援藏教师执教管理。
 
\
 
    此时,支教工作刚刚结束的龚仙彦成了“绵阳班”班主任的首选。“我一直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在壤塘的土地上,培养出一批真正的名牌大学生”。经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,8月,有着20余年执教管理经验的“省骨干教师”龚仙彦开启了他的第二次援藏工作。得知要继续留教的消息,龚仙彦家里闹翻了。
    带着妻儿的埋怨,2014年8月18日,“绵阳班”开班了。报名的第一天,家长的议论便炸开了锅,一上午,“绵阳班”只收了10个学生。龚仙彦没有气馁,他找到校长,拿出自己获得的省、市、区十多本荣誉证书,请校长做担保后才完成了招生工作。
    龚老师第一节课就蒙了,班上58名学生,仅有5个孩子能用汉语进行简单交流,孩子们看到汉族老师,交头接耳不听课,靠几名学生翻译,一节课只能讲一个例题。坚持!办法总比困难多。接下来的几年,整个学校备课、画图耗时最多、讲课最“手舞足蹈”的老师非“绵阳班”莫属,通过“兵教兵”“小翻译”等直观教学法,两个月后,“绵阳班”孩子大多能跟上老师的步伐。
    2015年6月,岗木达异地育人学校搬迁,80名学生并入城关小学,所有班级人员重组,“绵阳班”学生人数由58人缩减为40人。冬梅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孩子,拆班时抱着桌脚哭闹不愿离开,家长聚集在操场跟校长争得面红耳赤,就是不同意离开“绵阳班”。学生的课桌搬出来又搬回去,谁也不肯让步,最后龚老师承诺“周末免费补课”,才得以解决。
    在援藏教师眼里,身体素质跟学习成绩一样重要。为了孩子们的健康,每天早上7点,龚老师都会带着“绵阳班”的孩子们一起在操场上跑步,等身上暖和了便排队洗漱。
    办学四年,“绵阳班”各科综合分均远超其他班级,“绵阳班”已成为壤塘县义务教育的响亮名片,先后接待千余次参观观摩,管理制度、教学经验陆续在当地13所学校全面推广。香拉东吉圣山脚下,“汉老师”逐渐成为孩子口中的“藏阿爸”、家长心中的“小活佛”。
    不是有希望才坚守,而是坚守了才有希望
    20年,游仙区近100名教师先后支援壤塘教育工作,在壤塘落脚安家的雍乾松,已在南木达小学耕耘了20个春秋;两次援藏的肖长龙,打破了壤塘省级教育科研专业课题的“零”记录;心系壤塘的游仙慈济学校,委派多批教师援藏,持续捐资捐物,结成兄弟校……不是有希望才坚守,而是坚守了才有希望。
    负责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的刘兆春,从2017年至今,在乡镇学校的山路上来回奔波了3900多公里。2018年5月17日,正在指导宗科小学搭建网校平台的他接到通知,女儿脑瘤复发了。迎检冲刺阶段,“一个钉子一个眼”。一个月后,当刘兆春把高分通过省上教导评估的喜讯分享给妻子时,手术完毕的女儿却又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。
    对负责教育器材管理工作的宋静来说,每次下乡都心惊胆寒。平均1个月要去两所乡镇学校,最远的上杜柯小学距县城有90公里,运气好能碰上送货、送菜的车搭个顺道,运气不好,得在中途下车,独自背着几十斤的器材徒步几小时。指导学校做好器材管理工作已是凌晨,睡在临时搭建的地铺上,寒冷和乡愁袭来,她忍泪通过写诗表达自己的感受。
    对于“绵阳班”的龚仙彦来说,妻子的每一次电话都是一次揪心的痛。“抽空给孩子打个电话,初三学习有点分心。”“爸今天身体不舒服,我带他去中心医院住下了,医生说观察两天,勿念!”得知父亲病重的消息,龚仙彦蹲在教室门外泣不成声,门外是家庭责任缺位的亏欠,门内是40份求知的渴望。一双双小手替龚仙彦擦干眼泪,“阿爸,爷爷的病我们也心疼,你回去吧,我们等你!”
    “我们等你!”4个字道出了藏区孩子的心声。已经援藏5年的龚仙彦面临着父亲重病、孩子即将高考的两难境地,“当周围人都在赞美我援藏工作的伟大时,我的内心深处其实是不好受的。”在得知龚老师可能离开的消息后,“绵阳班”的家长们拍着县委书记的桌子“蛮不讲理”地说:“我们不管,你们要送走这些游仙老师,就必须接回来。”龚老师的儿子龚逸在电话里说:“爸,壤塘你有40个儿子,这边只有1个,40:1的取舍,我选择支持你。”看着40双期盼的眼睛,还有更加懂事的儿子,龚仙彦决定留下来,孩子们需要他。
    2018年6月5日,游仙区委书记一行前往壤塘看望援藏干部,等了10个小时的“绵阳班”家长们向区委书记送上了哈达和一份沉甸甸的请愿书,40枚鲜红的指印集体请愿,倾诉着对龚老师的不愿与不舍。区委书记表示,壤塘县中小学校与游仙区优质学校结成了帮扶对子,不仅“绵阳班”要继续办,更要在“绵阳班”经验成果上办好高段教育的“游仙班”,全方位对接,支持壤塘教育的发展。2年、10年、20年,游仙援藏教师换了一批又一批,给壤塘教育染上了浓墨重彩,教师还要再用一个20年,继续谱写汉藏同胞水乳交融的骨肉情怀。    

川公网安备 51078202110054号